肯尼亚,十二天激情之旅

慢热冷女2019-02-06 03:44:00游记
转载自:https://you.ctrip.com/travels/kenya100087/3871569.html
天数:12 天时间:6 月人均:30000 元和谁:和朋友
玩法:摄影,跟团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肯尼亚
肯尼亚山
马拉河
马赛村
东非大裂谷

发表于 2019-07-06 11:08

【序】

曾经,对非洲的印象,仅仅是东方歌舞团朱明瑛演唱的非洲歌曲《咿呀呀奥来奥》,亦或是CCTV《动物世界》里介绍马赛马拉大草原时的荒蛮景象。

2019年6月中旬,当我们真正踏上东非肯尼亚那散发着野性气息的土地时,所有感官接收到的信息完全颠覆了我对非洲原有的印象。



先说气温。来非洲之前曾听说过一个笑话:说是在北京工作的非洲小伙,由于忍受不了北京夏天的高温,向公司请假要回非洲避暑。当时听了只是呵呵一笑,这次真的到了肯尼亚,才着实为那个非洲小伙羡慕了一把。肯尼亚的年平均气温只有22-26℃,我们在安布黛尔山和肯尼亚山的时候都要穿羽绒服御寒,难怪人家要回非洲避暑呢。

再来说肯尼亚的地表植被。以往看到的介绍非洲图片和影像,表现最多的是黄沙遍野,土地贫瘠。而此次我们行走在肯尼亚辽阔大地上,车窗外一闪而过的是大片大片黄绿相间的麦地和菜田,被饲养的牛羊悠闲地溜达在公路两边;在海拔2000米左右的阿布戴尔高原和南临印度洋的蒙巴萨,你又恍然间回到了云南昆明和海南三亚的海滩。


6月中下旬,充沛的雨水滋养着肯尼亚的土地,几个著名的国家公园里,物种繁多的野生动物们享受着一年当中最肥美的口粮,上演着动物王国里难得一见的悲欢离合。


【第一篇】遇见乞力马扎罗

乞力马扎罗山,位于肯尼亚与坦桑尼亚交界的安布塞利国家公园内,海拔5895米,是非洲第一高峰。

海明威曾在他的短篇小说《乞力马扎罗的雪》里有过这样的描述:乞力马扎罗是一座冰雪覆盖的山峰,它的西峰在马赛语里被叫做“恩伽耶-恩伽伊”,神之居所。西峰顶附近有一只风干冰冻的花豹尸首。没人知道,花豹跑到这么高的地方来做什么........

海明威笔下的乞力马扎罗山纯净、神圣,而山脚下的草莽却上演着弱肉强食般的血腥,男主人公脆弱的灵魂被严酷的环境所吞噬。这样的场景令人唏嘘和胆寒。

带着这些复杂的心情,我们踏上了肯尼亚多彩的土地。在首都内罗毕稍事修整后,驱车240公里直奔安布塞利国家公园。

安布塞利广袤的草原上,成群的角马和大象享受着雨季带给它们的丰厚粮草。

越野车在凹凸不平的草甸上疾驶,司机杰森指向前方云雾缭绕的远山说,那就是乞力马扎罗。

我们兴奋地望向远方,看到山腰被层层云雾缠绕着,云雾的上方会是那冰雪覆盖的乞力马扎罗吗?

同车的团友京说,我已经是第二次来这里了,上次就没看到乞力马扎罗,现在只看到了她腰以下部分,真希望明天有好运,能让我见到她的真容。否则,那是要逼着我再来第三次呢。

太阳的余晖已经染红了西边的天空,光线也渐渐暗了下来。越野车已经离我们将要入住的酒店很近了,草原深处有角马在低沉地呜咽。

司机杰森手握着方向盘,两眼雷达般扫描着道路两旁。一会儿,车子静静停下,杰森指向右边空旷的土地,用汉语说:狮子!

哪儿呢?哪儿呢?大家涌向车子的右侧,隔着车窗搜索着目标。

落日余晖中,一只母狮懒洋洋地趴在树丛前的空地上,扬起的脑袋望向角马呜咽的方向。咔咔咔咔,相机的按键声响成了一片。

越野车在草原上继续移动,很快杰森又有了新的发现。在那只母狮的前方,大约几百米的地方,车子的左侧,草丛里分别卧着一只公狮和六只母狮,它们或慵懒,或警醒,但所有的姿态都预示着,今晚吃点啥?




越野车沿着狮子们蹲守的地点绕了个小圈,在快要抵达酒店门口的时候,又发现了一只藏在暗影处的母狮。

直到现在,一车人恍然大悟,这九只狮子已然布局成了U型的合围之势,口袋中央的角马群就是它们的晚餐。

杰森说:你们运气太好了,刚来安布塞利一下子就看到了9只狮子,以前没有过的。

当晚,我们夜宿乞力马扎罗山脚下的OLTUKAI LODGE 木屋酒店。

当晚,我们在草原深处的酒店中,没有听到九只狮子围猎角马的鏖战声。

当晚,我们见到了难得一见的月晕奇观。那明亮如探照灯般的圆月似乎在提示着我们,好运还在继续。

京被夜晚的月晕整的极其亢奋,半夜三点起来要看神山,远处的云雾依旧那么浓厚,京不免懊丧,回屋继续补觉。

晨起,云层依旧叠在天边。大家退了房,乘车在安布塞利的草莽上做最后的巡游。

几头大象护卫着小象,慢吞吞地在草原上穿行。

司机杰森指着几头公象说,现在公象的象牙已经没有以前那么大了,也许是它们知道粗大的象牙会招来人类的杀戮,所以,它们只能靠弱化象牙来求自保了。

杰森的这番话,听了让人心酸。

不知不觉中,天空已经放晴,阳光也明亮的刺眼。

越野车已经开出了安布塞利国家公园的大门,杰森从后视镜中瞥见了什么,一个急刹车,手已经指向远方。

“乞力马扎罗!!”

所有的人全都兴奋地跳出了车厢。

在我们即将离她远去的时候,她摘掉了她的面纱。虽然她的山顶不再是冰雪覆盖,虽然她仅有的30米厚的山顶冰川岌岌可危,她仍旧以威严的姿态向人类做着最后的告别。

看见山顶雪线的那一刻,眼眶湿润了。

团里的领队张总说,全球变暖的速度实在太快了。乞力马扎罗山上的雪很可能明、后年就会全部消失。现在我们脚下的草原完全依赖着山上的雪水融化,如果山上的雪没了,这片草原也就没了。

话音里满是不舍和伤感。


下图就是我们在非洲大草原上乘坐的越野车,以及在车上拍照时的工作空间。



【第二篇】温情桑布鲁

桑布鲁国家公园,位于内罗毕以北350公里,面积约165平方公里。相较于占地1500多平方公里的马赛马拉国家公园要小的多。但除了赫赫有名的“天国之渡”不在这里上演外,细纹斑马、东非剑羚、网纹长颈鹿等野生动物都能在这里看到。

在桑布鲁,我们没有看到野生动物间的追逐和杀戮,反倒被长颈鹿的卖萌、花豹的躲猫猫、猎豹的闲庭信步以及鸵鸟和细纹斑马的妖娆登场,看的如醉如痴。

网纹长颈鹿的性格很温和。它们会在越野车的跟随和注视下,优雅地渡着方步,缓缓地啃食着长在合欢树利刺间细细的嫩芽。偶尔还会静静地站立在车旁,微微低下那高昂的头,用一双长着长长睫毛的大眼睛俏皮地和你对视。这种时刻,你不被它萌翻才怪呢。



司机杰森又有了新发现。

在一条满是荆棘的小道旁,杰森停下车,以他那特有的警觉扭头望向路旁的灌木丛。就在他转回头的一瞬间,一只身长近两米的花豹,嗖的一声从车前跃过,窜进了右侧的灌木丛。

杰森一边手脚麻利地重新调整车的位置,好让我们有个好角度能看见花豹的身影,一边用对讲机通报这边的新情况。

很快,我们从照相机的长焦端看到了花豹的容貌;

很快,七、八辆越野车和面包车从四面八方包抄了过来。


花豹一动不动地倦缩在树丛中。一双大猫眼紧紧地盯住照相机镜头这边的我,好像在说,瞅什么瞅!!

我按相机快门的手,莫名地有点抖啊~~

也许是这么多车围在那里,让花豹很不舒服。花豹起身走向了树丛的深处。

车阵散了,各奔东西。

快到中午饭点了,司机杰森在回酒店的路上,神也似地又拐回了早上发现花豹的那个区域。

奇迹真的再次出现了。就在车头的正前方,还是那只花豹,全须全影地站立在树丛前。

待我手忙脚乱地拿起相机钻出车顶,花豹隐入一棵大树,然后晃晃悠悠地走了出来。

这次和花豹的遭遇很神奇,它猝不及防地来到你面前,又意味深长地扬长而去。


在野生环境下看到花豹,真的是可遇不可求,那需要人品和运气。

为了满足那些到肯尼亚没看到花豹的人的好奇心,位于高山林地的阿布戴尔国家公园,还专门圈了几只花豹和猎豹在动物园里饲养。

我们因为来的第二天就近距离遭遇了野生花豹,所以,在阿布戴尔的动物园里,当我们看到坐在合欢树上的花豹时,并没有太多的兴奋和紧张。只是一边扬起头用相机拍着树缝中的花豹,一边议论着那花豹坐倚在满是牙签的合欢树上,它不觉得扎的慌么?

合欢树上的花豹,居高临下地盯着我们,一副愤怒的表情。

我从镜头中看到了花豹那双满是杀气的眼睛,这双眼睛像是在示威、在声讨、在哀怨。几声低沉的吼声从树顶传来,让人不寒而栗。


在桑布鲁,我们的运气真是好到爆棚。

上午看到花豹的兴奋劲儿还没过,下午和傍晚又两次遭遇身形健美的猎豹先生。

下午,司机杰森听着对讲机中逐渐加快的语速,果断地加大了油门,凭借着他对草原地形的烂熟于心,三拐两拐就把越野车从坑坑洼洼的泥地中开上了石子路。车轮在石子路上快速地跳跃着,车上的超速报警也响个不停,我们知道,现在的车速应该已经超过80脉了。

几分钟光景,我们赶到了一处高地前。远远的山坡上,一只猎豹正在树荫下乘凉。我们从相机里看到了猎豹脸上那两条黑黑的泪线,这是区分花豹最显著的特征。

等团里的另一辆车赶来时,猎豹已经起身走进了身后的树丛。这段时间大概只持续了2分钟。

所有的精彩都是转瞬即逝的。所以,在桑布鲁看见的第一只猎豹,我们应该给杰森一个大大的赞!只为他的果断,以及神一般的车技,这车轮下抢出的2分钟,让我们心跳,也让我们振奋。



傍晚,太阳已经在丘陵上投下了金色的影子。桑布鲁草原上除了几辆仍在闲逛的越野车,周曹一片安详。

几辆越野车慢慢地聚在一起,一只猎豹正卧在路边的草丛中。

猎豹看见几只庞然大物围住在一旁,便警觉地坐起身,用那双有着黑色泪线的双眼注视着我们。当它发现并无威胁时,便慢慢立起身,然后径直向我们走来。

哇哦!这一时刻太神奇了。我们与猎豹近在咫尺,互相对望着。

在桑布鲁草原上,同为地球上的生物,在这里唯一的区别就是,猎豹是自由的,而我们则被禁锢在钢铁盒子中。



细纹斑马,在非洲属于比较少见的物种,据说只有在桑布鲁国家公园才能见到。

雨季的草原,水草丰盈,斑马们自然也吃得膘肥体圆。

细纹斑马的身形很有特点,当它正对着你的时候,两只圆圆的耳朵会让你想起动画片里的米奇,而当它用浑圆的马屁对着你时,那姿势又很撩人。

斑马喜欢群居,据说当它们聚在一起时,它们身上的条纹会让对方产生迷惑。

我想,人类有密集恐惧症,动物们也应该会有吧。

试想一下,当成百上千的斑马聚在一起时,你很难从中挑出你要攻击的目标。没准还没等你调整好眼睛的对焦,就已经被这一大片的黑白条纹整的头晕目眩了吧~~


一群鸵鸟的出现,让马赛马拉草原立刻变成了欢乐的大舞台。

鸵鸟们呼扇着它们丰满的羽翼,那一圈圈蓬松的羽毛,像极了芭蕾舞演员穿的TOTO裙。

黑色羽翼的公鸵鸟,动作有些笨拙,几次险些被高大的母鸵鸟撞倒;母鸵鸟炫耀似地展露着它漂亮的羽翼和修长的大腿,眼神中透着高傲与不屑。

夕阳像一道金色的光束,照在它们毛茸茸的脖颈上,整个画面是那样的生动和唯美。


夕阳已经落到了丘陵背后,一轮圆月从东方的地平线上升起。

我们的越野车已经回了酒店附近。一群水羚正在草甸上悠闲地享用着肥美的晚餐。

在这里,人类不会对野生动物造成威胁。所以,动物们应该认为紧邻人类才是最安全的吧。

然而,这一假设,即将被马赛马拉的血腥与残酷所击破。

月色下的桑布鲁,宁静而祥和。



【第三篇】狂野马赛马拉

马赛马拉国家公园,在肯尼亚众多的野生动物保护区中,可以称得上是园中之冠。

这是个特殊的国家公园,它横跨了肯尼亚和坦桑尼亚两个国家,总面积4000平方公里。其中肯尼亚1500平方公里,坦桑尼亚2500平方公里。

肯尼亚境内的马赛马拉大草原,杂草和灌木相伴丛生,一望无际。

马拉河将马赛马拉的原野一分为二,众多的支流滋润着这片广袤的土地。河中有鳄鱼和河马栖息,只为等待那一年一度的猎杀盛宴。

每年9月前后,上百万头角马在马拉河的对岸集结,它们需要跨越马拉河的屏障,到对岸找寻更丰盛的口粮。

马拉河的激流以及鳄鱼、河马的阻猎,使每次渡河的角马都会有十分之一命丧黄泉。因此,这一幕也被称之为“天国之渡”。
我们这次来的时间尚早,大草原上已有角马的先头部队开始集结。它们从我们的车前飞奔而过,然后在临近马拉河的山坡上喘息修整。

这段时间里,马拉河的河水还不够丰盈,两岸的水草也未分出伯仲。角马们不用担心要跨过马拉河去对岸找食。它们只需要养精蓄锐,只为那“天国之渡”的抵命一搏。

司机杰森把我们带到了马拉河的一段支流,他叫做“沙河”。

一只年老的角马从对岸的土坡上小心翼翼地走到河床的沙地中,四周顾盼了一圈,确认没有危险后,一路小跑着登上了对岸的斜坡。

几只站在岸边的角马和斑马,怯生生地见老角马过了河,便也壮着胆溜下山坡来到河边喝水。

只是没有一分钟光景,它们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威胁,呼啦一下窜回了陡峭的山坡。

原来,河床深处的树影中,一只母狮正坐在那里乘凉。

马拉河支流的水位还没有暴涨,但危险依然存在。这不,在离刚才角马喝水的地点不远处,我们看到了沙河中静静等待的河马和鳄鱼。

静静的渡河中,依然暗藏着的危险和杀机。


带着在马拉河边没等到“天国之渡”的遗憾,我们又重新回归了马赛马拉大草原。

越野车在草原的丘陵上转了个弯,杰森停下车,望向远处空地上的一个小白点,然后掏出小型望远镜,语气确定地说:狮子!

大家一下子兴奋了起来,是马赛马拉的狮子吗?!

车子离小白点越来越近,有人惊呼起来,是两只狮子!而且是一公一母!!

团里的领队说,这回有好戏看了。这两只应该是正在度蜜月的狮子。公狮通常会把母狮带离狮群单独度蜜月。在蜜月初期,每隔15分钟,公狮会和母狮交配一次。如果是蜜月的后期,交配的间隔时间会加长。

杰森发动车子,找了个更好的观测位置。车上的人立刻长枪短炮拉开阵势,只待那销魂一刻在眼前上演。

公狮四仰八叉地侧卧在草坪的空地上,母狮把头埋在它的怀里正在熟睡。听到周边逐渐增多的汽车马达声,公狮抬起头,慵懒地张开大嘴打了个哈欠。然后立起身,低头望向已经睡醒的母狮。母狮翻了个身,用前爪轻轻碰了碰公狮浓密的头鬃,公狮的眼神即刻温柔了起来。随后它们一前一后走进了身后的草丛,再随后的一幕就被列入少儿不宜啦~~

天色已近傍晚,太阳的余晖照在公狮的鬃毛上,泛出橙红色的柔光。

马赛马拉大草原上从来不缺浪漫和挑战。

这边,一对狮子情侣正在忙着蜜月交配,那边,一对狮子兄弟已经用低沉的吼声向蜜月里的公狮发出挑战。

杰森说,这对狮子兄弟很强壮,而那个蜜月公狮已经老了。今晚,它们会趁着老狮子身体虚弱的时候向它发起挑战。

又是一个将会引伸出不同结局的草原故事。令人猜度,令人遐想。



越野车继续在马赛马拉大草原上驰骋着。在一个平缓的山丘上,眼前的一幕令人震惊!

一群兀鹫和非洲秃鹳正围在一具角马尸首旁,冷冰冰地看着一只斑点鬣狗狼吞虎咽。

这只悲催的角马不知是被狮子还是猎豹捕获到了,等它们把角马的内脏掏空吃饱后,才轮到斑点鬣狗和兀鹫们抢食残羹剩饭。

同样相似的场景,也被我们在距离酒店门口仅百米的道路旁遇到了,仅仅过了4个小时,一个角马的尸体就被肢解成嶙峋骨架。被强食的惨烈程度令人肝颤。

在这里,弱肉必被强食,强者才能生存。

在这里,大自然的生存法则被诠释的如此深刻,如此震撼。

越野车带着一车的感慨和沉重,离开了这片血腥的杀戮现场。

夕阳缓缓地从厚厚的云层中钻了出来,天空被染成血红。

平缓的山脊上,几只斑马迎着夕阳走过,在余晖中留下深色的剪影。

日出日落,循环往复。生命就这样像血红的晚霞一般,轰轰烈烈地开始,又轰轰烈烈地结束。


一个新的清晨开始了。

越野车再一次开上了满是露珠的大草原。

今天我们就要离开马赛马拉国家公园了。趁着早上凉爽,再来兜兜转转,没准还能遇上新的惊喜。

当初升的太阳就要跃上合欢树的时候,几只热气球在马赛马拉大草原上升腾。

一队格兰氏瞪羚静静地看着这些空中怪物从头顶飘过,然后低下头继续啃食着美味的鲜草。

司机杰森的对讲机里再一次喧闹起来。

杰森在狭窄的土路上调转车头,很快向前方的车辆靠拢。

就在刚刚拍摄合欢树和太阳升起的地方,五只猎豹一字排开迎着车队缓缓走来,那阵势透着威武。

五只猎豹中有一只明显的体态浑圆,好似正在怀孕的母豹。杰森说,那是豹妈。

它们在一棵合欢树前停下脚步。然后各自分工,有负责向树干上撒尿的,有负责躺在草地上打滚的......总之,这些动作都是为了在这里留下它们的气味,警示着这里是属于它们的地盘。

完成了画地为王的工作,猎豹家族继续走向草原深处。那里才是它们今早出游的重点。

闻讯赶来的车辆逐渐多了起来,偌大的马赛马拉草原上竟出现了十多辆汽车追随5只豹子的场景。

猎豹家族并不把这些庞然大物放在眼里,继续渡着方步穿梭在车辆之间。

就这样,越野车追着猎豹走了几公里路。

当前方的山丘上出现了成群的角马时,形势渐渐明朗了。角马才是猎豹家族今天的目标。

五只猎豹渐渐走向各自的攻击站位,它们的队形像扇面一样铺开,然后逐渐缩小。

当它们把一群角马从中间分开的时候,圈内的角马惊恐地四处逃窜,圈外的则紧张观望。

猎豹家族并不急于发动攻击,而是耐心地选择着目标。它们不停地变换着队形,驱赶着角马不断奔跑。

接下来,它们会从中发现最弱的那一个,然后锁定目标,然后群起而攻之,一招致命。(这几条都是后来我们分析杜撰的)

回酒店集合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我们依依不舍地看着猎豹家族渐行渐远。

回程的路上心情很矛盾,既不希望错过猎豹家族捕猎的精彩瞬间,也不希望在这个满是希望的清晨,有动物会因此丧命。

马赛马拉大草原,永远会有遗憾留在这里,只因它太过辽阔。


马赛村里的马赛人

生活在马赛马拉草原边缘的马赛人,有着与野生动物一样的彪悍和狂野。

马赛人被称为战士民族,每一个男人都是敢于与狮子单挑的战士。

曾经在CCTV某一期的《动物世界》里,看到过这样的画面:非洲草原上,几只狮子正享受着它们的猎物。草原深处走来几个马赛人,手拿着弯刀和长矛。他们还没靠近,闻到气味的狮子就已经吓得落荒而逃。这时,画外音响起:千百年来的生存经验,告诉了这些草原之王,谁才是这片土地真正的主人!

据说,很早以前,每个马赛男孩在成年时,都会被自己的父亲告知:孩子,你长大啦!该去跟狮子单挑啦!

对于马赛男孩来说,想要成为真正的男人,必须要单独猎杀一只狮子。

现如今,肯尼亚政府明令禁止马赛人再去猎杀狮子。

所以,现在马赛村里的男孩们也就不必被父亲逼着去跟狮子单挑独斗。

他们只需要每天学着伸出双手,向来参观的游客们索要东西。在这样的氛围中,马赛村里的孩子们一天天长大。

一个能与狮子单打独斗的马赛时代就这样结束了。



在纳瓦湖边,我们遇到了一群在城市里上学的肯尼亚孩子,他们衣着整洁,举止友好。

虽然也会抢着和我们合影,然后围住为他们分发原珠笔和清凉油的人,兴奋地摆弄着手中的Made in China。

老师站在校车边呼唤,孩子们跑向车边,彬彬有礼地挥手与我们再见。

这,让我们看见了肯尼亚未来的另一面。


在马赛马拉国家公园的巡游已经接近尾声。

我们需要坐飞机前往海滨城市蒙巴萨。

越野车把我们带到了草原深处的一片开阔地,这里就是马赛马拉草原机场。

没有围墙、没有跑道、没有安检。一个插着雷达天线的小房子就是售票厅兼导航台。旁边的绿色凉亭就是候机大厅,这和马赛马拉大草原的野性气质非常吻合。

第一次坐在在四面透风的候机大厅里,看着12座专机在草原尽头翩然着陆;

第一次不用安检,自己提着包包登上专机;

第一次坐在飞行员身后,看着他们起飞降落......

东非之行,注定是奇特的。就像领队说的那样,在这里,你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第四篇】博格利亚湖的火烈鸟

博格利亚湖位于肯尼亚东非大裂谷带的边缘,属于碳酸钙湖。湖中有相当多的蓝绿藻和矽藻,使得阳光在不同时间照射时,湖面会呈现出黄、粉和紫红色等不同的颜色。

每年栖息在这里的火烈鸟数以百万计。

成群的火烈鸟低空飞翔,与湖面上密集的火烈鸟遥遥相对,宏大的场面令人惊叹。

火烈鸟的学名又叫红鹳,喜欢吮食湖水中的藻类和浮游生物,而其中富含的虾青素在它们不断体内沉积,使原本洁白的羽毛透射出鲜艳的粉红色。

当地人喜欢火烈鸟的这一抹红色,把火烈鸟又称之为“弗拉明戈”,象征着优雅、浪漫的西班牙舞蹈。

火烈鸟喜欢成群结队的生活。

湖面上经常会看到一队队的火烈鸟毫无目标地走过来走过去。你可以想象它们成群结队地在遛弯,也可以想象它们成群结队去串门。总之,排队出游是火烈鸟们的一大特性。

如果这个时候你盯住一只小火烈鸟,你会发现,它跟着跟着就跟错了队伍,然后就在不同的队伍里继续游荡~~


【第五篇】多彩的东非大草原

东非肯尼亚大草原,有着非常丰富的野生动物资源。

我在前面四个章节的介绍中,只涵盖了很小一部分。

下面的图片将展示更多的精彩。


~皇冠鸟~摄于安布塞利国家公园

~一只打架败下阵的角马正迁怒于火烈鸟~摄于安布塞利国家


~黑斑羚~摄于阿布戴尔国家公园

~水羚父子~摄于阿布戴尔国家公园


~黑眼先鸫鹛鸟~摄于阿布戴尔国家公园。

公园的管理人员在观景栈道旁边,特意用铁链和铁盘为野生鸟儿们搭建了投食平台。

鸟儿们争先恐后地飞到平台上,一边往嘴里塞满食物,一边机警地看向平台下边坐着的一只黑狒狒。狒狒若无其事地坐在那里,捡拾着从平台上掉下来的面包渣。

本以为狒狒只是来看热闹的,谁知,一眨眼的功夫,狒狒从地面窜起,扑向鸟儿们的平台。人群一阵惊呼。我从镜头里正在对焦一排吃食的小鸟,一个黑乎乎、毛茸茸的影子在镜头里一闪而过。

原来是狒狒来跟鸟儿们争食啦~~很可惜,没有拍下这么有趣的场面。


~黄喉长爪鹡鸰~摄于阿布戴尔国家公园


~紫胸佛法僧鸟,也是肯尼亚的国鸟~摄于桑布鲁国家公园

~长颈羚母子~摄于桑布鲁国家公园

~非洲鳄鱼~摄于桑布鲁国家公园

~白犀牛~摄于去马赛马拉途中。

当地司机说,白犀牛因为数量少,在当地不多见。你们的运气真不错,行车路途中都顺带着见到了~~

~宽纹斑马~摄于马赛马拉国家公园


~猫鼬一家~摄于马赛马拉国家公园。猫鼬的个头儿很小,站立起来也就是50多公分的样子。通常会有1-2只站在洞穴边,负责放哨、侦查敌情。如果它们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你还很难发现它们呢

~非洲河马~分别摄于马赛马拉国家公园和纳瓦莎湖。

河马生性暴烈,同族之间为了争抢地盘,会张开血盆大口撕咬对方。而带着宝宝的母河马就更加具有攻击性。

据领队说,我们去纳瓦莎湖的前三天,一只母河马攻击了一个想要靠近小河马拍照的中国女性,后果自然很惨!!所以,小河马虽然可爱,只可远观,不可近照~~


~剑羚母子~摄于马赛马拉国家公园

~树上的母狮~摄于马赛马拉国家公园。

通常都是豹子喜欢上树,很难见到狮子上树的。看这头母狮抱住树杈的落寞模样,估计是失恋的单身女郎吧~~

~秘书鸟~摄于马赛马拉国家公园。

也不知为啥起了这个名,也许是它们黑色超短裙和黑色五分袜的穿搭吧(偷笑)


~不知名的大嘴鸟~摄于马赛马拉国家公园

~姆万扎平头飞龙蜥蜴~摄于马赛马拉国家公园。

这种蜥蜴的名子好长呀,一时半会儿还记不下来~~不过,这造型,真像蜘蛛侠!哈哈~~

~秃鹫~摄于马赛马拉国家公园

~肯尼亚绿猴~摄于蒙巴萨海滩


【第六篇】 极具非洲特色的酒店

在肯尼亚,我们入住的几家酒店都非常完美地融入了当地特色,让你能感受到非洲元素带来的视觉享受。

酒店1:OLTUKAI LODGE木屋酒店

位于安布塞利国家公园内,木屋对面的草甸尽头就是赫赫有名的乞力马扎罗山。



酒店2:ZHE ARK诺亚方舟酒店

位于阿布戴尔国家公园内。酒店建在半山腰,透过观景台的玻璃,可以看到野生动物来池 塘里喝水、觅食。这里晚上的温度只有十几度,厚的衣服是一定要带上的。


酒店3:ASHINIL 帐篷酒店

位于桑布鲁国家公园内。房间就是一间间用帆布和纱帘围起来的帐篷,里面卫浴设施齐全,不用担心没有地方洗澡。

房间外面的有个用石头砌成的小锅炉,房间里用的热水就是从这里烧好的。

房间里没有空调,只有电风扇。因为晚上很凉,根本用不着空调。但是白天在帐篷里就比较闷热。

酒店前面有一条河,经常有大象从可对岸溜达过来。所以,为了保证客人的安全,酒店的四周用电网围起来。但就是这样,还是一些狒狒会在帐篷前的桌椅上嬉闹玩耍。


酒店4:FAIRMONT MOUNT KENYA SAFARI CLUB 肯尼亚山狩猎俱乐部

这是一家有很多世界名人光顾过的酒店。酒店里的陈设处处彰显着艺术和古典的气息。

下面第二张里,远处尖尖的山峰就是肯尼亚山。

而酒店的另一个卖点就是地球的赤道线从酒店的花园中穿过,站在花园中间,可以随时从南半球跳到北半球,再从北半球蹦回南半球。



酒店5:ELEMENTAITA SUNBIRD LODGE 太阳鸟酒店

位于埃尔门特塔湖半山腰。



酒店6:LAKE NAIVASHA SOPA LODGE 索帕酒店

位于奈瓦莎湖畔。酒店周边经常能碰到长颈鹿、河马和瞪羚在围栏外的草地上溜达觅食。


酒店7:KEEKOROK LODGE 木屋酒店

位于马赛马拉国家公园内。


【第七篇】在路上

在肯尼亚旅行,有四分之一的时间都是在公路上度过的。

越野车在肯尼亚的乡间公路上飞驰,车窗外闪过的是一幕幕精彩。

我用手机把这些精彩定格成永恒,留在永久的记忆空间。


【后记】

这次肯尼亚之行,好运一直陪伴着我们。

该看的,不该看的,全都看见了。

本游记采用了叙事体形式,用一个个发生在身边的鲜活故事,记录下肯尼亚旅行的精彩瞬间。


相关评论
  • 开心红苕

    楼主不海量爆照!让我们有点小小失落啊,多来点惊艳的皂片呗!~

    发表于:2019-02-17 22:35

  • 有内容发送失败

    本来排除了想去别的地方,看完之后又犹豫了。。。

    发表于:2019-02-17 18:45

  • 廖小芳

    这个太赞了,太太太太实用啦~~~~~~~~~谢谢楼主

    发表于:2019-02-16 14:58

  • 菁菜头

    楼主的经历让我这个刚刚爱上旅游的人有点震撼,越发坚定了

    发表于:2019-02-15 17:08

  • 那个那个

    不错的旅行记录哦,打包带走!

    发表于:2019-02-14 20:03

  • 卡布奇诺一世

    感觉应该是提前两个月比较合算

    发表于:2019-02-12 21:39

  • 卡布奇诺一世

    非洲真的是值得一去的!不过去的时间还是建议9-10月最好,因为只有那个时间段才能看到震撼人心的角马大迁徙呢。我们这次6月去稍微早了些,只看到一部分角马。

    发表于:2019-02-11 06:01

  • 卡布奇诺一世

    谢谢你喜欢我的游记,我会再整理些图片再次的上传的。

    发表于:2019-02-10 20:33

  • 卡布奇诺一世

    谢谢你喜欢我的照片。这几天我又先传了一些新的 照片呢

    发表于:2019-02-09 13:09

  • 卡布奇诺一世

    谢谢你喜欢我的游记哦

    发表于:2019-02-08 03:03

上一篇:东非旅游

下一篇:人,一定要去的50个地方 l 塞舌尔承包你的小长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