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小兔&羽小酱 穿行肯尼亚Safari纪实

行走的小虱子2013-06-19 17:27:00游记
转载自:https://you.ctrip.com/travels/kenya100087/1826457.html
第1天
2013-06-18

行走. 让无数徒步者沉迷的一种意识形态.你看到的世界焕然一新, 曾经忽略过的细枝末节浮出水面,你惊叹原来自己曾经错过了这么多.

真正意义上算作我的第一次徒步,给了这片充斥着惊喜和危机的草原-肯尼亚Naboisho Conservancy.欢喜它再次唤醒我那颗不再冲动对冒险胆战心惊的探索心.
  
 

5:30AM

天色蒙蒙亮. 帐篷外的师群嘶吼了一夜.脆弱的神经早已麻木,蒙头大睡. 帐篷工作的马赛人端着热茶饼干叫早,揉着惺忪的睡眼不情不愿的挪下了床. 离开帐篷的时候, 那群野兽还在离我们不到几百米的地方你一句我一句, 早已习惯的我们就淡然走去reception吃早餐去了.

 

这顿算是light breakfast, 来自南非的帐篷的manager Roelof,也同样担任我们这次walking safari的向导,早已坐在餐桌旁帮我们打好了porridge,水果沙拉. 简单补充了能量,他抓起莱福枪背好行囊,引导着我们朝草原的深处前进. 其实整个帐篷已经深处袅无人烟的无人区,这片private conservancy早已不允许当地人进入,只有零散在保护区的六家帐篷酒店的住客准许在这里活动. 
 

 出发前Roeloff  开始做简单的safety briefing:“徒步草原必须3人排成一列行走,任何情况下不要慌乱,我会给你们正确的指示……”看他严肃的样子,我们频频点头表示确认。

踏上这片厚实的土地,便已了然为什么在如此贫困的地方,当地人还有对这份土地的坚守与执着.你没办法忽略它无可抗拒的美,所有的物种以自己的意念活, 正是造物主的恩赐. 你的幸运亦或厄运交给那高高在上的主, 不必担忧, 过好现在自由的每一刻. 虽然伴随死亡,但希望同样也在这里孕育繁殖.

我们经过了一片狼藉的灌木群, 象群为了吃鲜美的树叶折断了一些不幸的枝桠.

紧接着Roelof就发现了大象的便便, 里面包裹着鹅黄色的消化过的草料.

和胡狼(图二)留下的'蛛丝马迹'.

 动物大多数靠嗅觉互相寻找,对于经验丰富的Roeloff来说,辨认不同动物留下来的tracks and signs并不是难事.我们找到了斑马(图一)

渐行渐远,不知不觉我们已经身处保护区的中心.Roelof每走个十几米就停下脚步用望远镜巡视四方.他回头一脸紧张兮兮的表情,原是由于昨晚狮群离帐篷太近,八成今天也在这附近蹲点活动,也增大了我们巧遇狮群的概率.Roeloff道:'如果, 如果不小心撞上了.不要慌,按我说的做就是.' 听着我和小劳咽咽口水,心里七上八下的.强挺着一脸没所谓的表情.

果然继续徒步了不久便发现不远处一只近乎和长草的颜色极其相似的母狮蹲坐在草丛中.若不是经验Roelof经验丰富,几乎难以发现卧姿的母狮.

那只母狮凭空望远,侧对着我们.此时Roelof已经停住了脚步,他悄悄告诉我们:'还好没有被那只母狮闻到我们身上的气味,但是现在距离太近我们需要缓慢的后退,然后从一个更安全的方向靠近它.

神马?你确定是靠近不是撤退?我和小劳互相给了对方一个拼命三郎的眼神.

刚松了一口气,又发现左前方不远处出现了我们之前再找的母狮.而Roelof也发现远处草丛中的一头公狮警惕的窥视着我们的一举一动.后来听马赛人说,由于当地人从古代有猎杀狮子的习惯,所以狮群对人类还是有畏惧感的.

它们一般会选择回避而不是攻击人类.但是有幼崽的情况就大不相同了.因为母亲保护孩子的天性促使母狮直接攻击人类.

我们在灌木丛后面保持静止姿势一阵,直到Roelof确认安全之后,才战战兢兢回到原定徒步路线继续前进.惊魂未定的我们还是没法相信在刚刚短短的一瞬间经历了什么.也许那母狮会朝我们奔过来也说不定,但总算是有惊无险!

遵照Roeloff的指示,我们小心翼翼的后退,生怕惊动了神圣.不知何时周围已经变得一片寂静,更让我们感到些许的不安.

换了个右侧突击路线,我们重新开始接近那头母狮. 可是刚找到根据点,母狮却不见了踪影.就在我们疑惑母狮的去向之时,Roeloff突然转身,开始向反方向小跑,并示意我们赶快回撤.他嘴里嘟囔着:'不好!有一只母狮带着幼仔!快!回撤!'

慌乱之中我回头瞟了一眼,果然看见草丛之中有一个小狮子头探了出来.并且它旁边的母狮已经起身向我们怒吼.在快速撤退的同时,我注意到Roelof已将他的来复枪上膛,omg!不至于这么倒霉吧!

“躲到那灌木丛后面去!”

听到Roelof的指示,我们不敢懈怠立刻跳到灌木丛后躲着,Roelof在前面警戒并观察那母狮的动向.幸运的是Roelof看到母狮并没有想要攻击我们的迹象,相反的,选择了避开我们这些两条腿的‘危险’.警告我们之后,它叼起自己的幼仔,消失在草原的远处. 

继续前进,时而在开阔的平原上,时而经过乱石丛生的灌木丛, Roelof每个脚步都坚实稳当,总能找到一条安全的捷径.而我们两个跟在后面,一会没看到折断的树枝或者是’来者不善'的石头绊个跟头,不然就被针状植物左扎一次,右刺一下,叫苦不迭. 每次Roelof停下用望远镜环顾四周.我们两个就赶紧加快脚步才能追上他的速度

整片grassland Eco system相对环境较为恶劣,水源缺乏,遍布沙石.为了适应这里的极端气候,本地人称作whistling acacia, 得名于吹过时,空心的紫色果子里发出的极似吹哨子的声音. 他的叶子已经完全进化成了针状,尖锐无比. 第一可以最大程度降低它的水分流失, 第二可以防御各种贪吃的食草动物的侵袭. 

至于树上另一个神奇的进化成果,紫色的果子,里面分泌tannins,单宁酸.蚂蚁十分喜爱这种食物.它们爬进这紫色的果子,建造自己的王国. 每个紫色果子里都住着几十只蚂蚁. 它们享受acacia给予的食物的同时,也帮助保卫它. 你抖抖树枝,数不清的蚂蚁惊慌失措的从果子里爬了出来. 

除此之外,Acacia还有’预警系统‘,如果仍有不知天高地厚的侵袭者,它会散发一种独特的味道,通知方圆几百米内的合欢树做好防御准备.

看起来一脸'别碰我, 动动我试试'的挑衅

这株Whistling Acacia上还有weaver织巢鸟的杰作. 之前看过的一个animation里提到过这些漂亮的黄羽鸟儿极擅长造窝,眼见为实了

走着走着碰到了一小群Topis,类似于棕马般的油亮皮毛,黑色的脸. 它们的领头'羊'竟是CCTV之前拍过的大迁徙中的主战军,wilderbeast,角马,不过这只是不迁徙的territory Wilderbeast. 

角马是个认真负责的哨兵,和Topis相依为命组成了黄金搭档.Topis低头狼吞虎咽嫩草的时候,角马盯着我们的一举一动.靠得太近它便发出警报,整个族群就开始转移.

离开了这群混合食草者的队伍,我们在草丛里发现了个这个,白色泡沫, 猜猜是什么? ---答案就是,螳螂卵!!!

干涸龟裂的水源.

这棵树是天然的nail polish. 因为叶面粗糙,以前当地人都拿它来打磨捕猎的工具比如矛,箭等等.

回到帐篷,紧绷了半天的神经才稍微松弛下来

夜晚的时候狮群无非和我们也只间隔着这一层布的距离,白天卷起就是全景的草原

写给这段静谧的时光, 在阳台上悠然翘着二郎腿看小蜥蜴吃昆虫日子, 大口就着青草香嚼'非式'三明治的日子, 在帐篷外的露天淋浴打闹'野浴'的日子. 好像找到了一种落叶归根的感觉, 回到了最原生态的环境,审视最初降世的自己

远处时不时跑来几只嬉闹的狒狒,如不是身临其境,也错觉自己在看着荧屏里的动物世界

白天的祥和夜晚截然不同,趁着天亮,大胆拍一个

下午的行程是参观一间离宿营地不远的马赛人的学校,一个学校小学初中全部囊括了.年龄参差不齐的孩子们在慈善基金投资才建起的活动板房‘学校'里努力想创造自己的天地.

马赛人和最原始的土著人并无差异,计算财富用牛羊的数量,更觉得读书是没用的,还是种对不听话孩子的‘惩罚'.我们的私人向导Wilson便是如此被送去学校的.他的父亲是部落的酋长,厌恶极了自己最不喜欢的老婆和她的孩子(马赛人是有很多老婆的,更何况是牛气轰轰的酋长).

岂知因为’惩罚'而送去了学校的Wilson考下了向导资格证,还在宿营地里找了这么一份美差.薪资让年纪轻轻的Wilson也开始购买起了自己的羊群.等同于在马赛部落里迅速爬升的社会地位.他自然也是最了解这些和他一样的孩子了.

虽然学校教授英文只有年龄大一些的孩子说的流利一些.剩下的小孩子就羞涩的看着我们这些'外来客'. 孩子们都热情得不得了,问我们叫什么,多大,来自哪.我们也用之前学会的马赛你好sopa sopa的打着招呼. 他们爱看照片里的自己,拍完片后一窝蜂围在我们身边你找争我夺屏幕里小小的自己

其实我真的很抵触亲眼去看'变形记'中的场景,总有一种甩不掉的恐惧. 看见孩子们破旧的书包,如果米袋也算的话.包里的书本虽然页脚斑驳却依旧被主人爱护的排列在一起.墙上贴着孩子们用心描画的心目中的草原伙伴.食堂那分不清年份的铁锅里熬着几百个孩子的午餐,几十年如一日的营养豆羹. 

但是要make a different world,我们是一定要出去亲自看,去亲自做的

School Development Plan,想扩大吸收更多的年龄段的孩子

'创造万物的上帝,请护佑我们土地和国家.正义会保护很捍卫我们.我们团结一致,向往自由与和平'.圣经中寻找力量

仔细端详孩子的书桌中的小劳

来自上帝的光,肯尼亚,Naboisho

草原沐浴在光晕中, 重生

#Expedition Kenya#第一次尝试night game drive,整个conservancy只剩下我们,四周漆黑一片,Wilson开车,另一个马赛人开着Infrad探照. 红色的光不会影响动物的视觉.我们连续几次开到狮群中.最惊险时看到50米处有两只雄狮趴着休息,灯光转到前面一照,有一只公狮就趴在我们旁边瞪着从车顶探出头的我们

现场近距离看雄狮,尤其是夜晚,体会真的不同,似梦非梦,却是失误不得.这样子的对视,还是不要了吧~看着照片都要哆嗦哆嗦

雄狮的气场完全是兽中之王,我们屏气凝神,生怕稍微发出的声响惊扰了雄狮大人

母狮瞌睡了~

在Naboisho的每个夜晚都是营地里的旅客和manager畅谈度过的. 八个帐篷只住了我们和一个荷兰的专栏作家.帐篷的manager helen来自南非开普顿 moziz来自内罗毕. 大家在一张长桌上共进晚餐,之后围着篝火聊game drive见闻,政治,八卦,奇闻轶事.就会发觉世界原来这么小

相关评论
  • 西瓜宝宝

    马克~

    发表于:2013-06-25 22:05

  • 小小海豚游天下

    马克~!

    发表于:2013-06-25 13:53

  • 熊孩子

    楼主的图好美好美好美呀~~~

    发表于:2013-06-24 04:08

  • hdfha

    美景美人楼主赶紧拉!!!

    发表于:2013-06-23 09:19

  • 德古拉伯爵

    马~

    发表于:2013-06-22 10:10

  • 义兄

    留爪

    发表于:2013-06-21 12:48

  • 爱上爱丽丝

    收藏了

    发表于:2013-06-20 13:35

上一篇:520,爱的诗和远方。

下一篇:黄龙美景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