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欧大华【肯尼亚散记九.粗犷原创】

MiuMiu_做最好的自己2019-07-24 22:31:00游记
转载自:https://you.ctrip.com/travels/kenya100087/2547843.html
天数:13 天时间:6 月人均:27000 元和谁:一个人
玩法:跟团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肯尼亚
内罗毕

发表于 2015-08-29 16:12

黑人欧大华作者 粗犷 2015年7月29日

在神秘的非洲国家肯尼亚,我认识了一个四十八岁的男人。他就是黑人欧大华。他担任我们的导游。我们的肯尼亚之行,从七月十六日开始,直到二十八日结束。在此期间,他领着我们一行十三个人,走进丛林和草原,以及城市和乡村。

在内罗毕机场接上我们以后,他就用半生不熟的汉语没完没了地说话。他是个知识渊博的人。他知道上海,也知道广州和北京。他知道中国的许多名胜古迹,也了解不少中国的乡风民俗。他介绍肯尼亚,也介绍他自己。他在中国的清华大学读书,毕业后便回到了他的祖国。他选择了导游这份职业。他的这份职业,使他成为当地一位很有名气的人。

在介绍肯尼亚时,欧大华说道,不要给政府机构拍照,不要在军营和站岗的士兵附近逗留,不要随心所欲地吸烟。他说在不恰当的地方吸烟,将面临巨额罚款。我不愿听到这样的话。听他这样说,我就害怕起来了。对政府机构和军事设施,我是不会特别感兴趣的。我又不是间谍,没有任何责任和义务,去刺探别国不想让人知道的秘密。但我是个烟瘾很大的人。我自己的嘴,不愿让别人来管。一有时间和机会,我就会迫不及待地抽起来。

我不明白像肯尼亚这样的国家,为什么也会对吸烟行为立下这么严厉的规矩。它只是个发展中的非洲国家。

从走出机场的那一刻起,我就觉得这个非洲国家是不会禁烟的。它的卫生状况堪忧。从机场到酒店的起伏不平的路上,我见到滚滚飞扬的烟尘里,裹挟着塑料袋和肮脏的废纸片。搭载我们的汽车,在拥挤不堪的车流中时开时停。我看见路边沟壑的树丛中,有一个拾荒者,直挺挺地躺在一袋袋垃圾旁边。我惊呼一声:死人!但是后座有人立即纠正道:活的,他的眼珠在转动。他骨瘦如柴,状如僵尸。成群结队的苍蝇,围绕着他裸露着的漆黑如墨的皮肤,盘旋飞舞。

在中国呆过的外国人,多少会受到一些中国的影响。有些外国人,会变得跟中国人一样敏感和世故。欧大华也正是这样。

我问他,为什么内罗毕街头的军警荷枪实弹。我问他,为什么高档酒店的门口如临大敌,装备高大坚固的铁栅栏,并对客人们的身体和物品反反复复地进行安全检查。面对这些问题时,他总是闪烁其词,或者王顾左右而言他。

在被我逼得退无可退的时候,他才用外交家似的外交辞令说道,肯尼亚的周边,与南北也门和索马里为邻。他说的这两个国家,目前动荡不定,战火纷飞,并且常常波及到其他国家。

他的回答,其实我知道。他不愿意直接说出来的答案,其实我也知道。我是明知故问。我只是想折腾一下这个非洲人。谁让他变得这么敏感,并且跟我的同胞们一样精于世故呢!

这个国家有个惨痛的阴影,至今仍挥之不去。数年前,恐怖分子在一家超市里面,制造了一次轰动世界的爆炸事件。那次恐怖袭击。造成了大量无辜平民的伤亡。但是最主要的原因,我认为与奥巴马的到访有关。这位美利坚合众国的总统,将在最近几日内造访这个国家。作为他家乡的政府,肯尼亚将举行隆重的欢迎仪式。能在全世界兴风作浪的这个人物,在故乡的人身安全,可不能得不到足够的保障。

说起奥巴马,我就想起了他的女儿玛利亚。最近有新闻报道说,非洲有两个青年人,愿以牛羊为聘礼,迎娶这位因父亲的权势而名闻天下的美国姑娘。我向欧大华求证时,他说不知道。全世界知道并且都在议论的事,作为奥巴马的老乡,他却说不知道。凡是涉及到政府、政客或者政治的事,我发现他的回答总是三个字:不知道。

他的谨慎小心,比起中国人来,我觉得有过之而无不及。我没有想要责备他的意思。我理解他。其实我的同胞们,包括我在内,跟他都是一样的,人在保护自己的时候,小心谨慎一些,是无可厚非的。在现实世界里,为一句话而遭致飞来横祸的事例,你还见得少么?

十四年前,他做过一位中国政要的导游。这位政要当时主政福建省,目前正在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任上。他现在的中文名字欧大华,就是这位领导人起的。这位领导人当时问他,你叫什么名字?他说叫欧巴萨。

“你就叫欧大华吧。”这位领导人对他说道。

他欣然接受这个名字,并且一直使用至今。

尽管你一看便知,这位中国政要究竟是谁。但是我料定,你还想从我的嘴里,得到进一步的确定。不过我告诉你,你一定会失望的。我会对你说,无可奉告,恕难从命。他的名字,和其他政要的名字一样,是说不得的。并不是他不让说,而是互联网不让我说出来。我要是说出来了,就是触犯了互联网的法规,这篇文章就必然难逃厄运。它会遭到愚昧无知的网管们的无情屏蔽。那些愚蠢的不讲理的人,随时随地都可能在我的嘴上或者笔上,贴上封条。

在中国当今的政坛上,这位领导人值得尊敬。他正在推行的大刀阔斧的改革,使吃人不吐骨头的恶虎闻风丧胆,也让无处不在的讨厌的苍蝇们惊慌失措。我和全国人民一样,把中国繁荣昌盛的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他肩负着整顿吏治、除贪肃腐和拨乱反正的重大历史使命。

说起这段不寻常的经历时,他的神情显得很淡定。在他的脸上,看不到眉飞色舞。他是在不经意时说起这件事的。他在二号越野车上,对我说起了这件事。我们团队的十三名游客和国内随行的领队,分别乘坐三辆越野车。在前往那库洛去看火掠鸟的途中,我不停地向他提问。他忽然想起了这段往事。当时我问他,导游这份职业干了多少年,经历了哪些有意思的事情。

我很欣赏他的淡定。他把这段经历看得很平常。接待地位显赫的政要,和接待普通的游客,在他看来,都是他工作范围内的事情,并没有什么不同之处。

要是在中国的话,碰到这样的事,无疑是飞黄腾达的绝佳良机。人们会借助它升官发财。它会被炒作得沸沸扬扬,直至家喻户晓,人人皆知。但是他呢,显然没有认识到这件事情的特殊意义。他没有把这段经历,当作一个巨大的政治资本,来谋取或能改变他一生的重大利益。

没有用多少时间,我就跟欧大华混熟了。只要一见面,他就高兴地呼喊我的名字。他有时会像个孩子似的,蹑手蹑脚地走到我背后,然后拍一下我的肩膀。为了表示友好,我们拥抱过好多次。我还亲吻过他的脸。我是第一次接触黑人的皮肤。在过去,我觉得这种肤色很怪异。他脸上的黑皮肤,看上去粗糙,但摸上去的感觉很光滑。

我经常不怀好意地取笑他,但是他却一次也不生气。他生有一副荣辱不惊的好脾气。我让他尴尬的时候,他不会做出解释或进行反驳。他总是友善地报之以一笑。

“欧大华,”有一次,我把脑袋伸过前面的椅背,把嘴贴在他的耳朵上,然后故作神秘地说道:“可以问你一个私密的问题吗?”

他一怔,但随即就说道:“你问吧。”

“你有几个老婆?”

他听了又是一怔,但紧接着就哈哈大笑起来。

“暂时还只有一个。”他擦掉笑出来的眼泪,然后接着说道,“但以后就不一定了。有可能是两个,也有可能是三个。”

在肯尼亚做导游,是一件很体面的事。欧大华收入不菲,也算是个有钱人了。在这个国家里,你只要有钱,娶多少妻子不受限制。妻子和牛羊一样,都是男人的财物。在肯尼亚的有些地区,妻子往往用牛羊来交换。只要男人愿意,可以用牛羊换来妻子,也可以用妻子换回牛羊。

欧大华是个很善于学习的人。他学习了中国的许多优秀,也吸收了中国的许多糟粕。中国一些导游的生意经,竟也被他学了去。他像中国的导游那样,在游客中间推荐自费项目,由此赚取可观的利益。他向我们推荐的自费项目,是乘坐热气球,在空中漂浮一小时,俯瞰东非大草原上的各类大型动物。我们的旅行团中,有八个人报名参加了这项自费活动。我抵不住他的诱惑,所以也报了名。他从我们这儿收取的费用,是每人四百八十美元。

他介绍草原动物时,我觉得有些表述是不太准确的。他把在草丛里钻进钻出的疣猪叫作野猪。这种介绍我觉得太笼统。疣猪只是野猪中的一个品种。普通的野猪,虽然也有獠牙,但不是像疣猪那样向上翻卷过来的。他把草原上的大型猫科动物猎豹和花豹,统称为金钱豹。金钱豹是中国民间的一种习惯叫法。这种猫科动物也有许多种类,统称为金钱豹,似乎并不恰当。他作这样的介绍,显然是为了迎合中国游客们的习惯心理。

虽然我喜欢这个肯尼亚人,拥抱过他,并且亲吻过他的脸,但在开始的时候,我却厌恶他。他的身上散发着一股浓烈的气味。这种被称作狐臭的气味,大多数人都难以接受。我非常讨厌这种气味。闻到这种气味时,我会条件反射般地屏住呼吸,并由而产生窒息感。见到他的第一天,我就闻到了这种气味。我环顾四周,寻找散发出这种气味的人。

邻座的一位女士,显然也闻到了这种气味。这位聪明的女士,一定猜到了我的意图。她悄悄地指了指前面正在作着自我介绍的这个黑人,然后轻轻地对我说道,他。

不过说也奇怪,在后来的这些日子里,他身上的这种气味,忽然间完全消失了。我没有再闻到这种气味,好像它本来就不存在一样。我想我是因为天天闻这种气味,嗅觉被麻痹了。不过我认为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我喜欢上他了。中国有句成语说,爱屋及乌。我不讨厌他,因此也就不讨厌他的所有缺陷了,包括那种令人窒息的狐臭。

欧大华很强壮。他长着厚实的双肩和浑圆的腰身。他的个头约在一米七八左右。握着他伸出来的黑手时,我感觉到了他的力量。我说的黑手,并不是那种用于犯罪的手。那是一只欧大华的手。

他的手,跟他身体其他部位的肤色一样,粗糙,并且碳一般地黑。

我握着的,仿佛不是一只手,而是一块巨大的,坚硬的,并且被赤道的烈日烤热了的煤矸石。

相关评论
  • 居浩

    精彩绝伦~lz给力

    发表于:2019-08-03 08:32

  • 方必斌

    文字细腻,记述详细。

    发表于:2019-08-02 01:46

  • E29****41

    呵呵,我不能再发了。我不愿再为携程这个公司做宣传。我可不是托儿。

    发表于:2019-08-01 10:44

  • E29****41

    呵呵,到路边小店,不怕吃坏肚子么?

    发表于:2019-07-31 19:00

  • E29****41

    那儿位于赤道,属热带草原气候。除季节性降水的差异以外,气温变化不大。年平均最高温度在摄氏22-26,最低为12-14度,随身应带上外套及长裤。人们到那儿去,大多是为了看动物大迁徙。七或八月,正是动物大迁徙的时候。

    发表于:2019-07-31 00:54

  • Evabx777

    楼主是用什么设备拍的照片啊?

    发表于:2019-07-30 20:51

  • 大水头呀咪

    哇~这黑人棒!

    发表于:2019-07-29 22:29

  • E29****41

    照相机。也用手机。

    发表于:2019-07-27 22:48

  • elijah06246x

    前排留名~

    发表于:2019-07-26 17:14

  • E29****41

    呵呵,在当地,他确实很吃香。

    发表于:2019-07-26 12:00

上一篇:希腊旅行日记4

下一篇:冬天里的希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