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mbo jambo

叶六六2019-08-03 15:13:00游记
转载自:https://you.ctrip.com/travels/kenya100087/3116572.html
天数:10 天时间:8 月人均:26000 元和谁:夫妻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肯尼亚
内罗毕
Mara River Lodge
马拉河
纳瓦沙湖
东非大裂谷
肯尼亚山

推荐住宿

  • 马拉河山林小屋(Mara River Lodge)¥2756立即预订>

展开更多酒店

发表于 2016-09-04 06:29

很多人没有去过肯尼亚,认为到非洲草原看动物不如去野生动物园。其实不然,草原狩猎的

视野、心境、感受是在动物园中无法体会的。那种坐着四驱越野在草原上驰聘狂奔,带着尘

土飞扬和颠簸不堪,肆无忌惮地搜索、追逐动物的景象将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选择肯尼

亚是因为它能满足你对非洲的所有幻想——千万只粉红色火烈鸟在湖的浅滩里优雅地洗澡;

大地因捕食者的悄然靠近而变得格外宁静,没有任何地方能比肯尼亚更好地回应非洲荒野的

呼唤。不管是成龙的电影“我是谁”,还是赵忠祥的动物世界“马赛马拉动物大迁徙”相信或多或

少给你留下了些许的非洲印象。那先通过一组图片了解别样的肯尼亚吧!



5月初定下的行程,接着就是遥遥无期的漫长等待。这种煎熬让我深悟——旅行就应该是说走

就走,而不是度日如年的期盼。终于到了8月15日,等(悔)得我肠子都青了,出发的喜悦、

兴奋无法言表。

此次行程是浦东出发,阿布扎比转机。转机的利:暂别长时间蜷缩的狭小经济舱,能舒展一

下筋骨同时领略中转地的异国风情;弊:两次起飞、下降危险系数增加,飞行时间延长。



经过近14小时的飞行终于到达了我人生的第四洲——非洲。出机场坐上大巴,看着马路中间

的绿化隔离带,我们确信已踏上了肯尼亚首都内罗毕。

正领略着非洲极具代表性城市的特色,转眼间到达了内罗毕长颈鹿公园。这里保护的是世界

上数量最稀少的长颈鹿——罗特希尔德长颈鹿。公园中心建有一座圆形小木楼,楼外是长颈

鹿自由生活的野生稀树草原。只要拿起几粒由干草、纤维素及玉米粒压制而成的饲料,馋嘴

长颈鹿可能就会被饲料吸引缓步从树丛间走来,伸长脖子凑过来进食。可趁机同它们合影,

运气好的甚至可以来个“湿吻”。

触手可及的粗糙的长舌、粘稠的唾液、惊人的咬合力都给我留下了深深地印象。之后前往享

有世界五十佳烤肉餐厅的Carnivore享用非洲“百兽宴”,别具一格的用餐环境,丰富多样的用

餐内容,留下无限美好的回忆。

走出餐厅时感觉撑得快要扶墙了,美食诱惑——总是在吃完后感到后悔。随后入住了中规中

矩的洲际,内罗毕的洲际更朴实、更大众、更像“监狱”。呵呵,内罗毕绰号“内罗劫”不是白叫

的。

清新的一天从美好的早餐开始。(昨晚在健身房跑步机上折腾了一个小时,罪恶感得以缓解)

今天将前往世界上最大的野生动物保护区--马赛马拉国家野生动物保护区,这里是动物最集中

的栖息地和最多色彩的大草原。草原日出、日落的仙境般的美妙,可以使久居都市的现代人忘

记一切压力和心事,完全融入到奇妙的大自然中,感受到一种回归的轻松与快乐。内罗毕到马

赛马拉有近7个小时的车程,预订产品时明智地选择了含有此段内陆飞机的行程。等坐上飞机,

感受了边磕瓜子边自动驾驶的小黑让我们n次“云霄飞车”般的失重后,就会觉得当初的选择是多

么的不明智啊!

在马赛马拉游玩的两天入住了Mara River Lodge酒店。我们每天闻河马起舞、伴河马鼾声入

睡。这家酒店装修艳丽、鸟语花香,临河的酒吧随处挂着带有肯尼亚传统的木雕艺术脸谱,

原生态的森林小屋和紧挨着河马池的餐厅让我们更亲近自然。入住时还碰巧赶上了河马和鳄

鱼PK,精彩绝伦。



马赛马拉——平顶的合欢树点缀着起伏的大草原;笨拙的角马浩浩荡荡地上演着传奇色彩的

大迁徙; 斯文的长颈鹿步履优雅地走向日落;摇头晃脑的大象三五成群、井然有序、优哉游

哉地赶往远方;还有独来独往的猎豹、阴阳怪气的土狼、成群结队的狮子正等着夜幕降临后

享用这移动着的自助美食。狩猎ACTION。




被誉为『人生必需见证的 50 个景观』之一——『动物大迁徙』——每年都会在东非大草原

上演。其中,最惊心动魄的一幕就在肯尼亚境内马赛马拉国家野生动物保护区发生上演——

“马拉河之渡”, 又称“天国之渡”。最令人看得惊心动魄的是数以百万的动物在狭小的河口你

推我拥,互相践踏,那种壮观之极的景象。相信为全世界野生动物爱好者趋之若鹜,亦只有

在肯尼亚才能亲身感受到。 我们在烈日下忍饥挨饿,嗅着马拉河上腐烂的动物尸体飘来的阵

阵恶臭,苦苦等待了近4个小时,终于见证到了奇迹中的奇迹——闻所未闻的“反迁徙”。有一

小挫已渡河的先遣分队见大部队集聚在河对岸久久不渡,竟重新跳入河中折回。有幸亲眼目

睹守株待兔的鳄鱼张大着嘴把跳到嘴边的斑马拖下水后消失得无影无踪;还有一只或勇或二

的斑马独自完成了天国之渡。




告别了马赛马拉,今天将驱车前往纳瓦沙湖。纳瓦沙湖毫无疑问是东非大裂谷里的明珠,是

中部五湖里最出位的一个,这里湖、光、山、色无一不自在随意,以特有的绵密而鲜活的存

在所有人的肯尼亚行记忆里。该湖是裂谷中最高湖,湖内河马成群,湖中岛的各类动物加之

秀丽湖景吸引了不少游客。午餐后乘船游览美丽的纳瓦沙湖,近距离感受河马及各种珍禽,

抓拍了鱼鹰捕食的精彩镜头,并登上了湖中小岛,漫步于岛上的私人野生动物保护区,与大

自然及野生动物来一次最亲密的接触。




晚餐后入住纳瓦沙湖边的Country Club Hotel酒店——蜜色的阳光透过稀疏妖娆的树丫,幻影

般地投射在嫩绿的草坪上。沿着草坪的小径,每两个客房拼在一起,在树林中错落有致。林

中驯养的角马,湖畔驻足的各类鸟,什么鹈鹕啊……只能在百科全书上看到。

离开了纳瓦沙湖我们前往博高利亚湖,她位于肯尼亚裂谷带边缘,是碳酸钙湖,而不是淡水

湖,面积约有 30 平方公里,博高利亚湖就像它周边的湖一样,也是许多非洲火烈鸟的家。

傍晚入住Bogoria Spa And Resort——一家有着许多天然蚁穴并散养着鸵鸟的酒店。


在博高利亚修整一天后我们又驱车穿越赤道,途经东非大裂谷前往肯尼亚国家公园保护区。

中途享用了别具特色的树上餐厅鳟鱼餐。餐厅很巧妙地修建在一个老无花果树上,篷布,缆

绳,木架子很漫不经心地穿越树荫下的空间,横七竖八切割出来的光影魔术。什么都是歪歪

扭扭,旧旧的, 被雨水洗过的,被阳光晒出来的味道。特色菜是肯尼亚山天然雪水孕育的新

鲜的鳟鱼,所有食材均来自于天然,不添加任何防腐剂。


来肯尼亚前做过功课,买了糖果准备送小朋友。一直没机会,在加油站终于碰到了有缘的萌

宝,肉嘟嘟的小黑脸,一脸的紧张严肃。

午餐后入住非洲最奢华的度假村-费尔蒙肯尼亚山狩猎度假村。度假村坐落在非洲第二高峰肯

尼亚山(5199米)脚下,横跨赤道南北,是好莱坞电影明星威廉·霍顿等人 1959 年修建。此

后几十年间,肯尼亚山狩猎俱乐部成为全世界富人向往的度假地,会员名册中皇室贵族和名

流、富商俯拾皆是,是他们前往东非的首选下榻处。度假村正好位于零度赤道线, 大门处有

赤道标示牌,可体会同时横跨两个半球的乐趣。酒店内可眺望肯尼亚雪山,还可以在海拔最

高的高尔夫球场挥杆;在冬青树的迷宫中探访;可以从事骑马、网球、钓鱼、游泳等活动,

或者访问动物孤儿院。度假村还有奢华的草地落日鸡尾酒会或丛林晚餐。




本次行程的最后一站——阿伯岱尔国家公园保护区——世界著名的老树顶 Tree Top Hotel,

此类酒店本为动物研究专家在山谷丛林中所设立的观察及研究用途的 房屋,后来逐渐发展为

旅客住宿及观看野生动物的酒店,该酒店共分为三层, 有无数树干支撑建造而成,处身于酒

店房间或露台中,恍如置身于树顶上,在强力灯光照射下,近距离观赏动物饮水的姿态,蔚

为奇观。



“每次旅行回来总会有焕然一新的感觉,而旅程也往往在尚未结束之前就不断的延伸,或许是

一个约定、一份期待、甚至不一定能实现的梦想,不论以哪一种形式都丰富了我们的视野,

也滋润了我们的心灵。”心绪早已飞到了曾经历往的山峦、川河、草原……

回味旅行故事,对我来说,那是平淡的生活里偶尔在心中涟漪荡漾,咀嚼玩兴路上的风景,时

时需要平衡内心暗暗作痒想要旅行的冲动。


相关评论
  • 孤丝

    敢问楼主现在去这里的人多么?我希望清静一些。

    发表于:2019-08-12 00:32

  • 暮色之光

    请问总费用大概多少?不包括购物的话~

    发表于:2019-08-11 04:51

  • 搜狗爱上了百度

    lz你觉得最适合哪个时候去这里啊?

    发表于:2019-08-10 04:59

  • 平凡哥041429

    7、8月

    发表于:2019-08-08 13:13

  • 平凡哥041429

    26000/人

    发表于:2019-08-07 19:04

  • 平凡哥041429

    比较多。

    发表于:2019-08-06 17:09

  • 平凡哥041429

    7、8月

    发表于:2019-08-05 01:53

  • 為妮奋斗傻瓜

    楼主出去旅游请假困难吗?我很想走走长线,总没有时间。。。

    发表于:2019-08-04 11:25

  • 痴柏

    感谢楼主分享呀~~有什么推荐的美食吗?吃货一枚尽想着吃了!

    发表于:2019-08-04 06:57

上一篇:扎伊徳清真寺

下一篇:断线之筝